在線客服
客服熱線
客服組:
在線客服
服務時間:
-

86-791-88119703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中鼎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    贛ICP備16003673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昌

信訪通道    /     公司郵箱    /     OA系統    /    綜合項目管理部   /    檔案管理    /     招賢納士   /     熱點活動    /    《中鼎人》

>
>
>
在中鼎黨委中心組(擴大)學習會上的講話

在中鼎黨委中心組(擴大)學習會上的講話

瀏覽量
【摘要】:
同志們:??這兩天的會開得很好,六十多位同志發言是做了功課的,認真學習了、積極準備了、用心思考了,會議是比較順暢、圓滿的,達到了預期目的。我也講兩方面的想法,第一個方面是為什么要改?我邊聽大家發言邊思考,概括為三句話:透過歷史悟改革、面對現實話改革、站在未來看改革。第二個方面是怎樣改?我提出一個目標、兩個打破、三種關系、四個步驟和五項標準。一、中鼎為什么要改??大家在發言中一致認為中鼎必須改革,認

 

同志們:
   這兩天的會開得很好,六十多位同志發言是做了功課的,認真學習了、積極準備了、用心思考了,會議是比較順暢、圓滿的,達到了預期目的。我也講兩方面的想法,第一個方面是為什么要改?我邊聽大家發言邊思考,概括為三句話:透過歷史悟改革、面對現實話改革、站在未來看改革。第二個方面是怎樣改?我提出一個目標、兩個打破、三種關系、四個步驟和五項標準。


一、中鼎為什么要改
   大家在發言中一致認為中鼎必須改革,認識高度統一,并都分別提到了改革具有必要性、重要性、緊迫性、艱巨性和長期性。每個人對改革都要自覺、主動和積極,并且要有信心、決心和恒心,這是我根據同志們發言思考的小結。


1.透過歷史悟改革
   改革是一件十分難做的事情,一般都要付出巨大代價。我舉個簡單例子,在上一輪改革大潮中,南鋼走不下去了,改了,在大多數鋼鐵企業都虧損的時候它還能盈利;萍鋼的改制,我們很熟悉,改后重新煥發生機,走了一段很輝煌的路;新鋼沒改,就過不下去,成為了我們省政府、省國資委的一塊心病。歷史上的改革都是被迫的、被動的,都是倒逼出來的,很少積極主動的改革,我曾經有過一句話,什么能促使人們就改革達成普遍、高度共識呢?這個企業走不下去了,快死了、要死了,認識就高度一致了。中鼎國際目前沒到這步,能不能形成共識?是這次會議要解決的問題。

   講遠一點,從歷史上看,改革是一種博弈,幾千年來的變法、變革,都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富人和窮人(有產和無產)的角力,概莫能外,就是這四種力量在相互制衡。中央政府窮的時候“收”,地方政府就不“活”了,搞不下去了就“放”,地方又“活”起來了。企業制度有政府和國家的影子,換句話來說,所有經濟制度都是政治制度的產物,而所有政治問題的核心都是經濟問題,明白這些道理,認識上就會高一點,不會那么糊涂。我們商人、企業在國家的地位是什么?中國傳統思想“士農工商”,國家和政府離不開企業創造財富和價值,但地位不會很高,從古至今都一樣。中鼎國際改革改制也是這四種力量在角力,我們在座的既是這個企業的建設者,也是這個企業里面的既得利益者,下面的基層生產單位、經營單位是生產中心、成本中心、利潤中心,所以我一直堅持員工薪酬不降低,我們昨天晚上還在討論這個問題,老老實實向你們坦白,我個人帶頭降薪30%,你們也得降,因為我明白這個道理。站在歷史的角度看改革,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當代史必將成為歷史。這個話題在2011年3月黨委中心組(擴大)學習中我就講了,我們國家這個循環邏輯一直沒有走出來,都是先開放,后關閉,一開放就搞活,一搞活就失衡,一失衡就內亂,一內亂就關閉,一關閉就落后,一落后又開放,循環往復,無休無止,根本就是權力和利益的角逐與失衡。

   回過頭講講近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時,中國還是全球第八大經濟體,經濟總量排在意大利后面,35年過去了,中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唯一一個連續每年GDP增長超過8%的國家,在過去200多年的世界工業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國家能夠連續保持這么快、這么久的經濟增速,這是“奇跡”。在這個過程中,改革開放起了關鍵、巨大的作用,不是哪個人起的作用,而是歷史的必然。其中經濟改革是中國改革的亮點,國企改革又是經濟改革的重點、焦點、難點。國企改革有過幾次高潮,第一次高潮出現在上個世紀80年代后期,國家通過放權讓利,各地縣及縣以下國營、集體經濟大規模改制,一部分國有部門控制的資源和價格在流通領域放開,實行計劃內和計劃外的“雙軌制”,流向了私營企業,流向了自由市場,沿海開放鼓勵外包和出口,國營企業一統天下的格局被打破。當時萍鄉是江西的工業重鎮,有萍礦、萍鋼、江礦、江機、江發等一批起到引領作用的工業企業,可現在萍鄉在省內僅排在第十位,只比撫州好一點。第二次高潮出現在90年代后期,1998年金融危機爆發后,一批老國企被收購兼并,大量職工分流下崗。2000年左右廳局級單位轉制為企業,省煤炭集團就是這個時候成立的,煤炭部撤銷,下放了96個礦務局,銀行大量呆壞賬,華榮、信達等資產公司成立,對剝離的不良資產進行管理。2003年國資委正式組建,以集團化重組控股國有企業。2005年開始,國企紛紛股份制改造、上市融資,經營方式更加靈活,但企業的控制權仍然在國資委手中,國有企業產權是明晰的,但經濟不明晰。第三次高潮出現在2008年下半年,外需不足,就擴大內需,國家新增投資4萬億人民幣,對國有企業的支持由后臺(金融)走到了前臺(財政),國企大舉進入煤礦、電力、鋼鐵、汽車、醫藥、房地產等當時的高利潤行業,江西就實行了國有工業企業改革和非工口七個系統的國有企業改革。我們深有體會,中鼎當時是省內插紅旗要改革改制的32家重點企業之一,可惜改來改去沒改成,自己也不爭氣,但當時有些企業說是改革了也改得不徹底。

   現在,第四次國企改革大潮已經來了,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機會。新一屆政府領導人看到了產業結構失衡、粗放、落后、過剩等問題,到了必須要改的時候,國有企業分四類,國有資本對涉及到國家安全的要獨資控制,對涉及到國計民生的絕對控制,對涉及到高新技術和新興產業的相對控制,對參與完全市場競爭的企業要逐步退出控制。站在經濟規律的角度來說,前幾輪改革紅利我們享受過,比如說低廉的勞動力價格,現在已經沒有了,企業招不到人、用不起工了,但我們還要活下去,急需改革創造新的紅利。中鼎不改是不行的,不改是會死的,生和死就是一步之遙、一念之差。


2.面對現實話改革
   現實包括外在和內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全面深化改革,中央倡導我們改;省委省政府出臺了“1+N”文件,鼓勵我們改;省國資委拿出了《關于進一步深化國資國企改革促進江西經濟發展的意見》,要求我們改;省煤炭集團發展能源戰略,推動該我們改。競爭慘烈的市場環境,保護主義盛行的政策壁壘,混亂不堪的行業特性,使國有企業傳統的競爭優勢喪失殆盡,這些外在現實都迫使中鼎改革,否則難以參與更高層次、更寬領域的國際競爭。
再看內在現實,中鼎“窮困小”,歷數劣勢,足以寫出一本書。最近省國資委永華書記到中鼎,我說得淺一點,講了經營管理難、安全壓力大;市場開拓難、動力活力??;企業融資難、投資能力弱等問題。前天我到省政協開國企改革專題座談會,講了中鼎的“三體”之困:體量弱小、體勢無奈、體制困惑,鑒于這些困難,請求政府放權、讓位市場;自己努力、改革改制。我說“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隱含了國內外市場和資源的差異,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國情。國際市場的游戲規則不由你定,而當前政府針對“走出去”企業的管理方式已嚴重與國際、與市場脫軌。對政府來說,管理成本居高而收效甚微;對企業而言,在“走出去”開展對外投資、工程承包、勞務合作的過程中常常糾結于機制、受困于體制。所以,像中鼎這樣的“走出去”企業迫切希望政府加快轉變職能、重新定位、創新管理、充分放權,最大限度地釋放企業的主觀能動性,發揮企業的市場主體作用。

   希望政府第一要授權經營,簡化項目審批流程,下放決策權限,否則我們很難拿到項目、拿好項目。前幾天我和松隱、尉進等幾人去找合作伙伴,得知中國五礦在委內瑞拉拿了一個1200萬噸的銅礦,50億美金拿下來的,民營企業3億就拿下了一個2000萬噸的銅礦。如果我們中鼎在印尼搞個項目,從前期勘探開始,做出調研報告,差不多信息都出來了,審批還沒下來,民營企業一下就抓走了。所以政府要允許企業結合實際,制訂適應國際化的、以駐在國法律制度甚至慣例為主要依據的項目招投標流程和會計核算、財務管理制度,消除不信任感。第二要政企分離,加快推動企業的去行政化,讓企業建立國際化、屬地化、市場化的管理人員選聘、提拔任用制度和薪酬激勵制度,不以現行的干部管理模式來管理企業領導人員,不以行政命令干擾企業生產經營。我說中國沒企業家,企業家都以官場為導向,誰給帽子就聽誰的,就跟著誰,這樣還能做企業?我們說要進行企業三項制度改革,使干部能上能下,通過民主推薦、組織考察、群眾評議、公示后提拔起來的干部一定是比較優秀的,可上位了就不一定優秀了,就下不來了,你們在座的人里面有不少也是這樣,這種干部使用模式做不到能上能下。中鼎海外有很多人是很優秀的,我們耽誤了人家,比如說礦建公司很多優秀年輕人才,有什么通道能上來?這種體制是官場,不是市場。第三要科學監管,目前對境外項目監管成本高、效率低,消耗了大量人財物等企業資源,應當建立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為考評標準的企業績效考評機制和領導人員評議機制,將過程管理交給企業,而出資人只管結果。第四要寬容失誤,中鼎項目點多面廣,戰線長、跨度大,尤其是國際市場上不可控、不確定的因素多,變化快、風險大,要建立更加寬容、更加人性化的容錯和糾錯機制,打造寬松的創業環境,讓企業能夠一心一意闖市場、心無旁騖謀發展。   

   面對現實,不管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不管在社會層面、政府層面還是企業層面,中鼎都必須改革。


3.站在未來看改革
   如果不改革,站在未來看現在,我們這些人都是罪人。改革必須經過歷史和實踐的檢驗,現在大家還沒有底,但三五年之后就知道我們是做對了還是做錯了,做壞了還是做好了,如果能站在這個角度看,可能你的思維會發生變化。
我們希望中鼎今后成為一個怎樣的企業?剛剛桂生同志在發言中說了幾句話,產權清晰、政企分開、權責明確、管理科學,這是第一次、第二次國有企業改革的目標,現在仍沒有完全到位;還有幾句話,希望中鼎通過改革改制做到實力強、融資暢、決策快。如果我們按照現代企業制度,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再到資本市場去,會是一個怎樣的企業?應該是一個股權多元、制度現代、戰略清楚的企業,引進戰略合作伙伴,實現股權多元化,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健全生產經營,擇機上市,強化融資能力,轉型升級,昂起對外投資開發的“龍頭”,在國內建筑和外經企業中具備一定規模和實力,切實做到“一頭兩翼三鳳尾、內裝一個發動機、前方后方齊努力、國內國外滿天飛”,實現資產、市場、人才的國際化,真正從中鼎國際做成國際中鼎。
混合所有制經濟不是一“混”就“了”、一“混”就“靈”,但確確實實能給企業帶來好處,首先是提升了認識高度,執行了國家政策;二是能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三是能帶來激勵機制的革命性改變,通過股權多元化和股權激勵,培育管理層的企業家精神、煥發員工的主人翁精神,激發企業的內在活力;四是有利于解決政府權力錯位和越位的問題;五是可以減少產品的同質化和產業的同構化。中鼎通過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要引入經理人制度,董事會決策,做好員工能進能出、崗位能上能下、收入能高能低的企業三項制度改革,按照市場規律來完善薪酬管理制度,使管理團隊、技術骨干持股,員工能通過各種方式參股,切實帶來組織激勵和個人激勵的根本變化。

   第一個問題就講到這里,雖然有點雜,但想為大家提供點思考。關于第二個問題,我提出了“一二三四五”:


二、中鼎怎樣改


1.一個目標
   按照中央、省委省政府、省國資委、省煤炭集團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安排部屬和總體要求,發動公司全體員工上下齊心,共同努力,打一場中鼎改革改制的攻堅戰。
 
  
2.兩個打破
   打破傳統觀念束縛,打破固有利益格局。我在建安分公司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總結會議上說過,思想解放不能只是一個口頭禪,一落實到具體問題上就不解放了。這兩天發言的六十幾位同志,沒有一個是不贊成改革的,有一部分單位、部門的同志很可能因為改革遇到崗位調整和利益變動,到真正“破局”的時候你能不能接受?一定要把權力和利益這兩件事真正想通。這場改革就是一場革命,不管是“溫水煮青蛙”還是“快刀斬亂麻”,不改反正會死,這個我堅信,同志們也看透了,有條件改的時候不改,今后就要脫光褲子改。自助者天助,這就是中鼎國際的成長之路。


3.三種關系
   一是個人和企業的關系,在座大多數人都站在企業大局,表示有自覺性、主動性和積極性參與改革,我們在面向廣大員工宣傳發動改革時,也要注重這點。在改革中設障礙的、個人利益考慮太多的,不敢改、不愿改、不想改的“絆腳石”,今后在這個企業中是待不下去的。二是局部和整體的關系,我們大家就必須改已經達成了共識,在怎么改中考慮問題的角度不一樣?,F在如果過于糾結細節,一個個單位來改,會事倍功半,如果能先解決中鼎層面的問題,分公司的問題就好辦了,抓住牛鼻子,才能事半功倍。我始終相信三國第一句話,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中鼎現在不能分,一分就亂了、散了。近幾年中鼎資質沒有上升渠道,我們要反思,在資質方面欠缺有效的激勵機制,前幾天得知中恒已經升了特級資質,我慚愧,我羞恥,我努力。三是當下和長遠的利益,我們現在是為中鼎的長遠做事,為年輕人做事,為企業可持續發展做事。目前的生產經營、安全穩定、市場開拓和創新發展等工作與改革改制沒有沖突,要同步做好。在改革中不要帶著心理的霧霾和心中的黑洞去干事,要把廣大員工利益與改革目標緊緊結合起來。


4.四個步驟
   國有企業改革有四個步驟:一是做好前期準備。中鼎原來設立過改革改制機構,現在要完善,各單位也要建立健全改革機構。要著手“清、評、審”,對現有資產情況進行摸底。要向員工廣泛宣傳改革,講清講透中鼎改革的優勢和可能出現的問題,贏得廣大員工的理解、認同、信任和支持。二是尋找合作伙伴。在座的人人都要努力為中鼎“找對象”,最好是和產業、資本相結合。我們找合作伙伴有幾個層次,央企目前不太適合,中鼎生產要素不強,系統內整合都還沒有徹底完成,找央企很可能就是去給人家打工的。如果按照省政府、省國資委的想法,和行業相近、產業相關、主業相同的企業整合,理論上沒有問題,但實際上對中鼎來說是加法還是減法不好說。中鼎到底跟誰“混”最合適?據我所知,下個月省國資委將聯合省內幾家主要媒體召開“引入民間資本參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經濟改造”的推介會,已經把中鼎國際掛到“征婚表”上了。但只有“父母之命”不行,很多婚姻慘劇就是這么造成的,要搞清楚自己要什么,人家要什么。中鼎一是人好,二是能干活,還有點文化,有點內涵,要找個合適的也不難,關鍵在定位,我們如果選擇機構投資者,上市后撤出,對我們做大實業沒有多大意義,最好找一個跟中鼎行業、戰略相符,有資源、有資金甚至有上市背景的合作者,在生產經營和資本經營方面、在國內國外兩條腿走路。三是正式啟動鋪開,改革預案中要有時間計劃和詳細安排,責任人和責任部門要落實到位。四是實施具體方案,預案報批后要通過班子會、職代會,及時向上級申報,經批準后,按照國家政策,解決好“錢從哪里來,人往哪里去”的問題。


5.五項標準
   這是判斷改革正確與否、成功與否的標準。首先是員工滿意,改革就是為了維護員工根本利益,留住崗位、捧住飯碗,隨著社會整體發展進程,不斷提高員工的物質生活水平,不斷提高員工在中鼎的工作質量和幸福感、歸屬感。二是伙伴愿意,企業不同、文化不同,經營理念、性格品味都不相同,不管是混合還是整合,都一定要有“三個尊重”,即尊重市場規律、尊重產業特點、尊重經營者的意愿和管理團隊及員工的意見,拉郎配做不成事。雖然民營資本參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造有利于優勢互補、共同發展,有利于引入市場機制,但不少民營企業還是不想和國有企業“混”,害怕和國有企業“混”,因為他們擔心混合后失去主導權和話語權,擔心國有企業要承擔辦社會的職責,負擔重、冗員多,擔心有各種政策和體制機制上的“隱形門”、“彈簧門”、“旋轉門”。改革就是政府“看得見的手”和“閑不住的手”,與市場“看不見的手”和企業“殘疾手”怎么握手的問題,不握手會脫節,握得太緊又捏得你疼。中鼎很多人還是老世界觀,還在想自己怎么看世界,應該趕緊改成讓世界怎么看你,一念放下,才能萬般自由。三是政府認可,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這是國有企業必須做到的。四是社會認同,改革不僅僅是一個企業的事,更是社會變革的一個重要方面,是系統工程。如果企業改革后社會普遍不認同,員工大多下崗了可不行。五是企業發展,不斷增活力、實力、競爭力,真正實現多方面發展、可持續發展。


   兩天的時間里,大家敞開心扉、暢所欲言,說出了對改革的真實看法,提煉了很多有益的觀點,我說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包涵??偠灾?,改革所有的辦法都在解放思想中,只要思想不滑坡,辦法總比困難多。
謝謝!

(根據錄音整理)

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观看_欧美牲交AV欧美牲交AⅤ_AV欧美网